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麦稻最低收购价改革势在必行
作者:    转载媒体:    发表于:2017-12-22

 

前有相关部门公布的明年小麦最低收购价首次下调,后有重量级专家在全国政协双周协商会上建议明年起取消小麦稻谷最低收购价制度。实行多年的小米稻谷最低收购价制度何去何从,再次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11月中旬的一次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围绕“推进粮食定价机制、补贴政策和收储制度改革”议题,长期参与农村农业政策研究制定工作的全国政协常委、重量级农业问题专家陈锡文建议:从明年夏粮和早稻上市开始,取消主产区的麦、稻最低收购价格制度,按生产成本加补贴的办法,实行“市场定价,价补分离”政策。

最低收购价政策实行十多年来,对于提高农民种粮收入、稳定粮食生产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其负面影响也越来越突出。近年来,多有专家呼吁对其进行改革。这次因为上述专家多年来担任农村政策研究领域的重要职务,其建议因此引起业界更大的关注。麦、稻最低收购价制度是去是留?                        

只涨不跌的最低收购价违背价值规律

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的颁布还要追溯到2004年。当时,粮食生产的总量不足,供求紧张,2004年、2006年,我国在主产区分别对稻谷、小麦两个重点粮食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以保障粮食安全、调动农民积极性。

最低收购价连续多年提高,不仅带来了粮食总量的增加,也让粮食价格高于市场正常水平,甚至让国内粮价大幅度高于国际市场价格,价格机制失灵,导致粮食加工企业和粮食消费者利益受损。

“这个政策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只涨不跌的最低收购价格明显违背了价值规律。”有专家认为,其负面影响日益突出。

由于最低收购价的托底效应,小麦、水稻的市场价格只能高于最低收购价,价格对供给的调节作用消失。即使在近几年大丰收的情况下,粮食供大于求,按照正常的市场规律,粮价本应下跌,以向农民传递供大于求的信号,使其减少种植。但由于最低收购价长期保持高位,农民仍然大量种植,导致粮食过剩。消费不了的稻谷、小麦长期积压在粮库,导致品质下降,造成严重浪费。

而另一方面,尽管粮食供大于求,但大米、面粉等粮食加工企业仍然只能以高于最低收购价的价格收购原粮,加之行业竞争激烈,大米、面粉价格持续低迷。原粮是政策托市,产品却要市场化竞争,加工企业很难赚钱,稻强米弱、麦强面弱的格局让粮食加工企业经营举步维艰。吉林省粮食经济学会秘书长就曾经对媒体表示,(中晚粳稻)1.5元/斤的最低收购价有点高,将使大米加工企业生存更加艰难。

最低收购价政策还导致国内外市场价格出现差距。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实行以来,收购价格不断上升,近年来达到每50公斤118元(每吨2360元)。由于最低收购价的托底效应,市场价格还要高于最低收购价。但从国际市场来看,由于供应充足,国际小麦价格一直下降,国内外小麦差价已经达到了历史的高点。根据12月上旬的最新数据,我国主产区小麦市场价格整体运行高位,河北、山东、河南等地的普通小麦进厂价格在2600元/吨左右。而国际市场美国小麦期货受供应充足、美元上涨的影响价格连续下跌,软红冬麦再创合约低位,配额内美国2号软红冬小麦FOB价格到中国口岸完税后总成本约为1761元/吨。

尽管国家对小麦进口实行额度管理,配额外进口需缴纳高达65%的关税,但经常出现配额外小麦完税价格仍然低于国内同质小麦的情况。国内外小麦性价优势使得小麦进口的预期仍然较强。国家粮油信息中心12月份最新预计,2017/18年度我国小麦进口量为350万吨,较11月份预计上调50万吨。粮食大量进口,中国的粮食市场调控政策将大打折扣。

此外,受托收储粮食的中储粮等企业,以最低价收储了大量粮食,但由于粮食市场供大于求,库存积压严重,难以按盈利价格出售粮食,只能依赖政府补贴覆盖收储成本,造成了巨大的财政负担。

粮食积压在仓库里,供和需不对称,在这些年积累下不少问题。陈锡文认为,我国当前的粮食问题,主要不是总量问题,而是大豆供给不足、谷物生产过剩及其价格缺乏国际竞争力的结构性问题。

如果改革,怎样确保农民的种粮积极性?陈锡文认为,关键要看能否形成多元化的购销主体。他以吉林为例介绍,吉林大力发展订单稻谷生产,使稻谷市场价格高于国家最低收购价,农民专注于按订单要求生产优质稻谷,从2006年开始,96%的稻谷产量都按市场价格销售,最低价收购的比重仅占4%,事实上已不需再托市收购。

玉米临时收储改革或可借鉴

此前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改革,被一些专家认为可以作为借鉴。2007年开始实施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和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类似,初衷是鼓励主产区玉米种植,保证国家粮食安全。但在执行过程中,同样导致了市场价格扭曲、国内价格大幅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库存堆积、玉米生产严重过剩等问题。为此,从2016年开始,国家有关部门取消了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

“玉米取消临时收储后,活跃了多元化的粮食收储主体,调动了加工企业的生产积极性,明显缩小了我国玉米与进口玉米的价格差距,因此应该对小麦和稻谷加快实行定价机制、补贴政策和收储制度改革。”陈锡文建议,麦、稻价格可完全由市场供求决定,国家不再实行最低收购价,中储粮则可退出政策性收购,扭转库存继续增加的局面。

粮食价格改革势在必行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也会经历发达国家的过程。20世纪90年代以前,发达国家也有价格支持政策,近年来,这些国家纷纷推动农业政策从价格支持向直接补贴转型,减少了扭曲市场的政策措施。

即便渐进式改革最终的结果仍然是取消最低收购价,业内人士也并不认为时间节点在2018年,“2018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已经出台了,考虑到政策的稳定性,明年取消小麦最低收购价制度的几率或不会大。”

但从长远看,改革小麦和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势在必行,而且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发出了信号。今年10月,有关部门公布的明年小麦(三等)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15元,比2017年下调3元。这是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出台以来首次下调。稻谷方面,2016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首次下调,2017年稻谷各品种最低收购价格则全面下调。

虽然下调的幅度不大,但仍然发出了改革的信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此前曾在农业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后我国小麦的最低收购价将会更有弹性,反映市场需求变化。

面对价格机制的调整,有规模经营的农户主动应对国家释放出的价格信号,即看市场需求走向,调整种植品种和生产方式,比如施用有机肥种植更绿色健康的农产品。

“最低收购价是最后没有办法的一招,实在是卖不出去了你才走这一条路”,专家认为,三大主粮价格机制的调整将倒逼农户提高对种植品种的要求,优质才能优价。

                                  【参考资料】《人民政协报》2017年11月17日